Thursday, October 27, 2005

話說,今天上Semantics的人奇少,兼大家都好像三天三夜沒有睡一樣,神情呆濟,有些不幸病倒的人撐到第二節便告失守奪門回家去了。賴惠玲老師見狀,便苦口婆心的勸導一番:

最近天氣咋寒還暖,很容易會犯感冒,還有就是大家的日常作息問題...大家起床第一件做的事是甚麼呢?

心裡暗唸:開電腦是也!!

有人居然跟我說是開電腦,c'mon!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= ="

其實宇宙運行就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只是現代科技令我們可以在晚上依然活動......
根據中醫的說法,晚上十時至十一時氣會在肝運行;十二時到一時在腎,如果這個時候沒有休息的話,日子有功便會積勞成疾...

接著老師又說了李文彬老師的病況,李文彬老師有開浪漫文學課,大二的時候我還選上了,但結果出現的是陳超明= ="。根據老師的說法,李老師年輕時愛熬夜,又抽煙又喝酒,雖然後來戒掉了,但肝功能已經出現嚴重問題了,在那個學期開始前,李老師因為吐血入院,要長期休息了。

我們以前上他的課,都愛佔前排的位子...有些女同學就聽得如痴如醉......李老師可以把浪漫時期的詩詮釋得很醉人

我看得出老師陶醉的樣子,想起我上陳超明浪漫文學時天人交戰的狀態(我是指和周公交戰),還有"The Ancient Mariner"可怕的murmuring,我也想醉一下呀老師...

然後老師又說:

以前沒的商學院的時候,女生宿舍的對面都是一排排兩層樓高的建築,坐在圖書館門口可以看到夕陽......

以前我們一年級就跟你們一樣上西概語概,二年級上英國文學一,三年級上英美文學......大三的時候就是分組,選定語言學或者文學,但是語言學的又可以去上文學,那時文學班的文學是夏燕生老師教的,語言學班的就是李文彬老師了...

你看,以前還可以坐在圖書館門口唱「夕陽無限好」,現在那片風景已經被象徵資本主義的statue商學院擋住了,好像對圖書館門口的各位說「天氣已黃昏...大家早點回去拜見經濟會計統計吧...」。以前居然還可以有兩個老師教同一個文學,而且是夏燕生和李文彬呀,好過去PUB買醉。現在選課自由多了,文學也不用大家順序上,愛挑哪個就哪個,挑完後有人選到三個,有人一個都沒有,結果每個學期都一堆學生去加簽文學,不然就是左拼右揍地自由選修文學,我都大四了,到現在還沒有修中古時期的文學(最早的那個期期)。

2 comments:

Agnes said...

我睇唔到你其它文章~

cazzy said...

真羨慕你可以上semantics....老師人真的超超超超好 ><